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古陶瓷色釉的化学成分及制作方法

发布日期:2020-04-10 04:25 作者:OPE体育

  古陶瓷色釉的化学成分及制作方法_临床医学_医药卫生_专业资料。古陶瓷色釉的化学成分及制作方法 A 氧化亚铁与青瓷 陶瓷虽有种种颜色,但除去近代发明的以外,可说各种颜色大都是由铁或铜所出。既然铁和铜 在釉中起着这样巨大的作用, 那么单凭这两种元素, 为什么竟能作

  古陶瓷色釉的化学成分及制作方法 A 氧化亚铁与青瓷 陶瓷虽有种种颜色,但除去近代发明的以外,可说各种颜色大都是由铁或铜所出。既然铁和铜 在釉中起着这样巨大的作用, 那么单凭这两种元素, 为什么竟能作出那样多的不同颜色来呢?在这里首 先应该探讨一下它的原因。 先就铁来就,氧化铁中有氧比例少的氧化亚铁(FeO),和氧化例多的三氧化二铁(Fe2O3)。釉中 的铁如用还原焰加以煅烧,就能变成氧化亚铁;如用氧化焰加以煅烧,就能变成三氧化二铁,这些都已 经在前面详加叙述过。 在长石釉中如果氧化亚铁占到 0.8%左右时,就能出现淡绿色,像廉价的窗玻璃和瓶子的绿色都 属于这一类。随同铁量的增多,从而颜色也渐浓。如果达到 1~3%左右时,就会出现美丽的绿色或青绿 色。假使铁再增多,那时还原将要发生困难,颜色渐呈褐色。达到 5%时,就呈糖稀一样的米黄色。到 8%左右,就呈赤褐色乃至暗褐色。由于颜色过浓,如果釉累积到 1.5 毫米上下那样厚,看起来就变成纯 黑色了。 这种含有 1~3%氧化亚铁的釉,正是自古相传已久的青瓷釉。上面已经提到过,一般的岩石和 土都是多少含有铁分的。 因此即使用含铁比例较少的长石质的岩石和土, 若不格外加以注意除去其中的 铁分,纵然毫不吝惜地任意焚去许多薪炭,结果仍不会得到纯白色的器物,大多自然成为带有绿色的陶 瓷器。 至于颜色的浓度,也如前面所理解的那样,若想使青瓷的颜色变浓,纵然增多其铁分,却不一 定能得到满意的结果。就是说,假如过多地增加铁分,反而会变成褐色。为了达到使青瓷的颜色变浓这 个目的,恰像是水深便增其青色一样,必须厚厚地挂釉,才能使它的青色具有深厚的感觉。如宋代的郊 坛窑与龙泉窑的青色釉,大多挂上两三层而后才有浓厚之感,便是这个道理。根据目前看到的龙泉青瓷 标本,一般约在 0.5~1 毫米之间,最美的“梅子青”釉甚至厚达 1.5 毫米以上。正因为釉层特别厚,所 以上釉技术也复杂很多,越发难能可贵。 如果釉中富于长石而且含有多量的硅酸,就会增加釉的蓝色而近于青色。若减少其中的硅酸而 增加盐基,便会发黄而呈橄榄绿色。假使再混以钡(Ba)或锶(Sr)等近似钙的元素,用来代替釉中的钙 (石灰),就会使青绿色增加其艳丽的色调。若将不大知道的锂(Li)元素混入氧化亚铁的釉中,便可出 现美丽的青色。据国外有人分析影青瓷的结果,证明确定是有这种锂元素存在。但是,最近我国科学工 作者曾将影青釉作了光谱分析, 发现其中所含的锂仅为微量, 因此认为锂在影青釉中呈蓝色的作用还有 待证实。 釉中除去锂以外,即或是混有一点不纯物质,也能使釉的光泽或色调稍有变异。例如其中若含 有少许的钛或锰等,就能增加黄色;若含有锌,就能增加蓝色。宋代修内司窑和郊坛窑所在地的附近, 正是锌的产地,因而在这些瓷釉里面可能有锌的存在。 其次构成青瓷之美的条件,最好是没有浮光,而有沉着的色调。像初期的越州窑等没有光亮的 斑点,本来是由于釉中所含钙的过多结晶而成的。但其通体恰似碧玉般的深厚光泽,正是因为釉的粘性 过强,而未能善于处理气泡所致。就是说,在烧制青瓷时的温度未能充分达到釉所需的熔度,或是因为 没有能使高温保持它必要的时间,所以才发生了这种现象。如果从纯技术的角度来说,应该认为是一个 缺点,然而此种缺点反而增加了器物的美观。明代的青瓷就与宋代所制的不同,具有很强的光泽,而无 沉着的色调。 究竟是因为把此种“缺点”克服了呢?还是窑的构造改变而不能出现此种“缺点”?这确 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。 东晋带有褐斑的青瓷也可以说是另外一种“缺点”。这想是偶然在釉或坯的某一部分,有铁 分特别多的地方,那里的铁未能还原彻底,因而显现出黑色的斑点。后来的人看到这种偶然的结果认为 很有趣,于是便有计划地在某一局部加铁而得出了同样结果。如唐以前的越州窑。往往有的出现黑褐色 (或赤褐色)斑点很有规则地排列着(但不多见),这种黑褐色也有不是用铁而是用铜作成的。其它如 元、明时期的龙泉青瓷上面往往也可见到点彩。据分析是用当地出产的一种含铁量较高的“紫金土”, 略按规则地点画在已挂釉的坯上,烧成后即呈赭色或黑褐色,别具风格。这种青瓷,日本人叫它“飞青 瓷”。 除了铁的分量和釉的成分可以左右青瓷之美观外,在青瓷的制作过程中还有烧窑法也是很重要 的。为了制出美好的青色瓷器,在烧窑开始不久,即釉熔融以前要完全输送还原焰,差不多直到最后仍 必须继续输送还原焰。 假设其间进入多余的空气而生氧化焰时, 氧气就立即与釉中的铁结合而成三氧化 二铁,这样釉就会发黄。尤其当釉将要熔融的时候,如果还原烧成得不充分,就会略带浅黑,以后即便 如何努力,也不可能将这种颜色去掉。像这样开始就需要煤炭多的还原焰,但却不可便煤烟子(或名油 烟)留滞(煤烟子若留于坯体上,到后来就非常不容易烧尽,以致残留下来造成污染);并且在烧高温 时,窑内通风要非常良好。但若完全燃烧就能发生氧化焰。因而在这样通风良好的情况下,必须不断投 送薪炭,这是很不经济的。在我国华东一带春夏常有湿气,如此烧法困难很多,所以多有在台风季节过 去而在空气干燥爽朗的晚秋或初冬方才开始烧窑的。 唐人陆龟蒙的诗中有所谓“九秋风露越窑开, 夺得 千峰翠色来”的名句,大概就是由此产生的。 华北一带窑的构造不如南方窑的通风上那样良好,而且是以短焰的煤炭为主要燃料,因此很 难烧出还原焰, 这样就自然形成在华北青瓷的颜色不够理想的情况。 所谓北方青瓷的汝州窑及其附近的 青瓷,是一种带有褐色而涩滞的色调,不似南方青瓷那样的显现绮丽之色。其主要原因就在于:北方青 瓷釉中的铁分不能全部还原而成氧化亚铁, 其中一部分变成了三氧化二铁, 这种三氧化二铁的黄色与氧 化亚铁的绿色相混,于是就产生了北方青瓷特有的橄榄绿。 如果窑的通风良好,就能使窑中热度的变化加速,从而窑内各部热的分布也不同,烧坏的自然 较多。在这个短时间内必须使热度上升,万不可让多余的空气进入,因而需要很多的薪炭。同时由于烧 坏的较多,所以说青瓷的烧制极不容易,难怪其价格颇高了。 有些仿


OPE体育
OPE体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