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陶瓷为媒丰满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佛山地位

发布日期:2019-12-19 21:21 作者:双色球

  近两年来,佛山建陶在全球范围内的开拓以及佛山陶与世界的交流,成为这个庞大的超级产业江湖里最为频繁的动作,现代工业生产线与古窑火不熄的南国陶都,在不断丰满着“海上丝绸之路”的佛山地位。此间,陶瓷,或许可以成为观察和研究佛山作为古代“海上丝绸大港”、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沿线国家(地区)交流联系的绝佳媒介。

  石湾陶瓷研究团队的《探秘梅山陶》一书近日正式出版。在学界业界看来,19世纪至20世纪,石湾工匠在越南创建的陶冶历史,在文献记载上一直是一片空白,缺少基础性的介绍与研究。石湾专家团队两度前往当地多所华人会馆庙宇进行考察,访问当地学者和仍在生产的陶业作坊主后,初步梳理了石湾工匠越洋创办陶瓷窑号的历史。

  学界评价认为,这一研究揭开了石湾窑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,提供了新的例证,为今天方兴未艾的海洋史、全球史提供了鲜活的个案,对学习和理解新时代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有所帮助。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南方日报“岭南世界观”南海会馆调研团队前往世界多国,以南海会馆为符号的探访与研究,也为我们揭开“石湾瓦 甲天下”那传承于“天下”的密码,提供了思考维度。

  让我们把目光回到公元1894年的一天,印尼西苏门答腊巴东华社的一位首领,向这座城市献上了一座来自中国“佛山制造”的梵钟,在佛山铸造久负盛名的南洋,这可是一次引起轰动的捐赠。这次捐赠,更揭开了一个佛山“接单”、完成铸造,再经驻佛山的闽北会馆和海南会馆等从事南洋海外贸易的海商们,把佛山梵钟运往印尼的海上丝绸之路商贸图景。

  这是一种佛山人善于捕捉市场需求、整合市场要素的能力。其背后,近代环南海的跨国商贸,长期以广府及南洋各地粤籍外贸商及广货营销为重心。南洋华侨商人作为近代广东开拓海外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,他们既是土特产输往南洋的组织者,又是土特产到达南洋的推销者。广府商人与福建、海南等其他地域商人之间互通有无,佛山镇内会馆与南洋会馆、商贸网络产业链上下游中不同功能会馆之间的协同运作,促进了佛山与南洋地区的市场信息交流、产品交流,为南洋工商业开辟了一个长期而稳定的国外大市场。

  把这些现象串起来看,也就不难理解,当南北客商穿梭往来佛山之际,为何全国会有十八省商人在佛山设立了会馆。在历史的繁盛时期,佛山是岭南举足轻重的商贸大都会,汾江河为岭外到广州水路的必经之地,因为有“四方商贾之至粤者,率以是为归。”其中,在当时佛山镇的汾水、富文、大基和潘涌等铺,山陕会馆、江西会馆、浙江会馆、楚南会馆、楚北会馆、福建会馆、海南会馆、潮梅会馆等多个同乡商业会馆林立,此外还有商业行会有38家,手工业行会有50家。

  要问这口梵钟与“石湾瓦 甲天下”有何联系?研究专家杨龙胜认为,正是基于高温下还原的石湾制陶技术,成就了佛山冶炼业的荣光,同时,佛山冶炼业随时分享着制陶技术的最新成果,这是一种佛山冶炼业的异质文化共生现象。也就是说,佛山陶瓷与冶铸、制糖业、盐业等多个行业都有着同生共息的关系。

  以陶瓷为媒介,佛山与海外尤其是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(地区)自古构建起的是一种基于“生产制造+商业贸易”的商贸关系。拉长时间和空间来看,在这样的积累与基因之下,家居、机械铸造、陶瓷、服装等与海上丝绸之路国家发生紧密联系的产业,主动求变,适应了21世纪人类文明中人们生活方式和生活需求的变化、生产技术的变革而不断进行着产品形态的调整、产品输出方式的调整。可以说,21世纪的今天,陶瓷、家居、服装、不锈钢等产业在今天佛山与海外诸国之间,依然是焕发着蓬勃的生命力和深远的影响力的纽带,佛山作为海上丝绸大港、佛山产业的根植性、佛山内源经济与外源经济,都有着独特的魅力与研究价值。


双色球,双色球开奖结果
双色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