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太行山“愚公”凿石三个月修出脱贫路

发布日期:2021-03-07 09:27 作者:mg花花公子

  8月21日,后池村小学老校长刘榜年正在山里采花椒。如今,他的花椒不用再等小贩来收,而是供给来旅游的游客。A12-13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

  从2016年秋到2017年春,在县林业局的帮扶下,后池村村民在荒坡上刨出了72万个树坑,种满各种绿化树木和经济作物。丰收时节,后池村变成了百果园。

  修路带头人刘土贵、刘乃分、刘和平(左二、左三、左四)走在自己修的愚公路上。以前的路是一条一米多宽的羊肠小道,上山种地要步行一个多小时,现在骑着电动车,十几分钟就到了。

  山里入秋早,十月底已是冷风扑面,58岁的农妇刘改鱼骑着电动车去山上的梯田干农活儿,两三公里的路程,十几分钟就到了。脚下是新修的水泥路,宽绰平坦,远望过去,像条环绕山间的玉带。

  这里是河北涉县关防乡后池村,位于太行山区,就在五年前,通往梯田的路还是一条一米多宽的碎石土路,从家到田只能步行,来回一趟要两三个小时。农具运不进,山货运不出,全靠肩扛手提。前些年,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,村里只剩下妇孺老弱,梯田也大部分撂荒了,后池村成为太行山区远近闻名的穷山村。

  从村里到县里难。村支书刘留根介绍,从村里去县城仅有一条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公路,年久失修,2000年才通的客车。在此之前,村民去一趟县城,要么往北徒步四公里,要么往南徒步十公里,去别的村子坐客车。天不亮就得动身,还要翻几道山岭,晚一步就赶不上车了,要是赶上病号或者孕妇生孩子,只能靠担架抬。

  64岁的刘社会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听说村里要修路,专门辞掉了县里工程队绿化的工作。刘土贵40多年前当了5年铁道兵,修建过襄渝铁路、襄樊铁路,是铺路架桥的好手,尽管体重只有120斤,还能扛起百十斤的石头。“我就算把房子卖了,也要修路。路修好了,世世代代都能用,像祖辈把梯田留给我们一样,我们要把路留给下一代。”


mg花花公子
mg花花公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