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宣州窑瓷器初探

发布日期:2019-11-25 18:03 作者:双色球

  宣州窑是皖南地区的重要窑场。多年来, 在皖南地区发现的宣城市山岗窑、小河口窑, 泾县琴溪窑、窑头岭窑, 繁昌县柯家冲窑、骆冲窑, 芜湖县东门渡窑, 铜陵市狮山嘴窑等唐宋时期古窑址均属于古宣州的地域范围, 应为宣州窑的组成部分。从这些窑址来看, 宣州窑应创烧于晚唐, 兴盛于五代至北宋时期, 在胎釉及装饰方面具有较为明显的时代特征:唐代烧造青釉瓷器, 点褐彩装饰独具特色;五代时期, 繁昌地区创烧了青白釉瓷器, 胎体薄而细腻, 部分精品达到相当高的水平, 对景德镇窑的青白瓷烧造有重要影响。南宋以后, 受周边地区景德镇窑、龙泉窑的冲击, 宣州窑渐趋式微, 最终走向衰落。

  基金:2018年度安徽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“皖南地区唐宋时期瓷器窑场考察与研究 (课题编号:AHSKY2018D35) ”研究成果之一

  “宣州窑”一名最早见于清代蓝浦的《景德镇陶录》:“宣州窑, 元明烧造, 出宣州, 土埴质颇薄, 色白。”[1]530到民国时期, 黄矞对其进行研究后认为:“宣州窑当烧于南唐有国时, 盖宣州五代中为南唐所有, 入宋改为宁国府, 元明因之, 遂无复宣州之号, 是宣州瓷器为南唐所烧造, 以为供奉之物者。”[2]106—107近些年来, “宣州窑”一词虽然在瓷器研究中时有出现, 但其烧造年代和具体对应哪处窑址, 至今没有定论。

  本文尝试以皖南地区发现的十几座古窑址为研究对象, 结合安徽省部分博物馆收藏的皖南窑场烧造的典型陶瓷器, 对宣州窑的地域范围、瓷器烧造年代和总体风格特征等进行初步的探讨, 以期为今后进一步研究皖南各窑场烧造瓷器的特点, 及其与同时代其它地区窑场烧造瓷器的比较等问题奠定基础。

  唐宋时期有以州名命名窑场的惯例, 且同一窑场在该州境内有一处或多处窑址, 如越窑、邢窑、寿州窑、磁州窑等等, 宣州窑的命名也是如此。宣州位于今皖南地区, 东汉时为“宣城郡”, 隋开皇九年 (589) 改为“宣州”, 并一直沿用至唐、北宋时期, 南宋乾道二年 (1166) , “宣州”更名为“宁国府”[3]2187。由此笔者认为, “宣州窑”应是指隋开皇九年至南宋乾道二年之间宣州范围内所有窑址的统称。

  皖南地区多山地丘陵, 植被茂盛, 自然资源丰富, 具备烧造陶瓷的良好条件。多年来, 在该地区发现了不少唐宋时期的古窑址, 包括:创烧于晚唐时期的宣城市山岗窑、小河口窑, 休宁县岩前窑, 铜陵市狮山嘴窑;创烧于五代时期的繁昌县柯家冲窑、骆冲窑, 泾县琴溪窑, 绩溪县霞间窑, 歙县竦口窑;始烧于北宋的泾县窑头岭窑、芜湖县东门渡窑、池州市百牙山窑、青阳县七星桥窑等。要讨论上述哪些窑址属于宣州窑, 我们首先就要明确晚唐到北宋期间宣州的地域范围。

  据史料记载, 唐代宣州的辖地范围极广, 包括宣城县、当涂县、泾县、广德县、南陵县、太平县、宁国县、旌德县等八县[4]57—58, 溧水县 (今江苏省常州市下辖市) 、溧阳县 (今江苏省南京市下辖区) 和秋浦县 (今安徽省池州市、青阳县、石台县等地) 也曾属于宣州管辖[5]1066—1067。北宋时期, 宣州沿袭唐时旧名。南宋乾道二年 (1166) , 宣州更名宁国府, 所辖范围较之前有所缩小, 包括“宣城、南陵、宁国、旌德、太平、泾”六县[3]2187。据此, 泾县琴溪窑、窑头岭窑, 宣城市山岗窑、小河口窑无疑应属“宣州窑”。而歙县竦口窑、休宁县岩前窑、绩溪县霞间窑均在当时的歙州境内, 显然不属于“宣州窑”。

  此外, 北宋开宝八年 (975) , 宋太祖平江南, 以广德、芜湖、繁昌属宣州[6]13, [7]55。由此, 繁昌县柯家冲窑、骆冲窑, 芜湖县东门渡窑可以归属于“宣州窑”。义安县在唐末属宣州, 南唐保大九年 (951) 改为铜陵县, 属升州, 宋代属池州[8]3—4, 据此, 铜陵在唐末至五代南唐前期属宣州, 故创烧于晚唐时期的铜陵市狮山嘴窑也可纳入“宣州窑”范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 今池州市和青阳县虽在唐代前期曾属于宣州, 但唐永泰元年 (765) , 析宣州之秋浦县、青阳县, 饶州之至德县设立池州[5]1067, 故创烧于北宋的池州市百牙山窑、青阳县七星桥窑不属于“宣州窑”。

  综上, 唐宋时期宣州窑的窑址应包括宣城市山岗窑、小河口窑, 泾县琴溪窑、窑头岭窑, 繁昌县柯家冲窑、骆冲窑, 芜湖县东门渡窑, 铜陵市狮山嘴窑等。

  上述古宣州窑址中, 除繁昌县柯家冲窑、骆冲窑为20世纪50年代发现外, 其余窑址均是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被发现, 现将各窑址的情况介绍如下。

  1. 柯家冲窑、骆冲窑, 位于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, 一般统称为“繁昌窑”, 1954年发现[9], 随后几十年间, 安徽省文物工作者对其进行了多次考古调查与发掘[10,11,12,13,14,15], 窑址面貌已基本清晰:为五代至北宋时期专烧青白瓷的窑场, 五代时期的产品“釉色浅淡纯正, 白中微泛青色, 很少有开片, 白胎略泛青灰, 结构致密, 器形规整, 制坯和上釉工艺讲究”[14]。到北宋时期, 产品质量有所下降, “釉色常见泛黄、泛绿或泛青, 开片比例多于第一期 (五代时期) , 制作工艺略显粗疏”[14]。繁昌窑器物在安徽地区较为多见, 器型有碗、盏、托盏、钵、水盂、执壶、注子温碗、盒、炉等。

  2. 泾县琴溪窑, 位于安徽省宣城市泾县琴溪镇陶窑村, 1984年发现, 是一处五代至北宋时期烧造青釉瓷器的窑址。窑炉为龙窑, 装烧方式主要为泥点垫烧法[16]13—16。器型有碗 (以五瓣花口碗最具特色) 、盏、盘、钵、枕、执壶等, 多为素面, 胎体较薄, 胎质较细密, 胎色有灰白色、铁灰色、砖红色等, 多数器物釉下施化妆土。

  3. 泾县窑头岭窑, 位于安徽省宣城市泾县琴溪河上游, 1985年发现[17]201—202, 为北宋时期窑址, 主要烧造青釉瓷器, 器型有碗、盏等, 胎体较为轻薄, 发现有漏斗形匣钵。

  4. 芜湖县东门渡窑, 位于安徽省芜湖市芜湖县花桥镇东门渡, 发现于1985年5月, 为北宋时期窑址。窑炉为龙窑, 窑具有匣钵、窑柱、垫圈等, 器型有四系罐、双系小口瓶、盆、盏、执壶、碾槽及动物形玩具等, 釉色多为青黄色与酱色。器物底部有托珠痕, 装烧方法多为泥点垫烧。值得注意的是, 在十几件罐的底部还发现有“宣州官窑”四字刻款或印款 (图一) [18], 引起了古陶瓷界的关注。李广宁先生认为“这些印有‘宣州官窑’戳记的标本是属于北宋时代的酒罐类底部, 证明至迟在北宋就已有宣州窑的名称”[19];刘毅先生提出“宣州官窑”与文献中记载的“宣州窑”是两个概念[20];杨玉璋、张居中先生指出“东门渡窑器物上刻有‘宣州官窑’款, 但其只是由官府控制的生产粗糙酒器的地方窑场”[21]。

  5. 铜陵市狮山嘴窑, 位于安徽省铜陵市天门镇西垅村, 是一座晚唐时期的窑址, 主要烧造青釉瓷器, 器型有钵、执壶等[22], 为灰白胎, 釉质较肥润, 多装饰点褐彩。

  6. 宣城市山岗窑、小河口窑, 为晚唐五代时期窑址, 烧造青釉瓷、青釉点褐彩及褐釉瓷, 灰胎泛红, 釉质透明, 玻璃质感较强。器型有碗、盘、执壶、四系罐、双系罐等, 青釉点褐彩双系执壶是其最具代表性的器物[22]。

  结合上述各窑址的相关资料, 我们可以从窑炉、窑具、胎釉特点、装饰风格等方面总结宣州窑及其瓷器的风格特征。

  1. 窑炉古宣州地区多山地, 故宣州窑皆使用依山体坡度而建的“龙窑”。龙窑借助坡度自然通风, 火焰抽力大, 升温快, 且窑炉较长, 装烧面积大, 利于提高烧造瓷器的产量和质量。如繁昌柯家冲窑址发掘的一座龙窑, 长度达38.75米, 宽2~3米, 头尾水平高差11.75米[14]。繁昌骆冲窑址发掘的一座龙窑, 长27米, 宽2.25~2.65米, 头尾水平高差7米[15]。

  2. 窑具晚唐、五代时期, 宣州的山岗窑、小河口窑、狮山嘴窑、琴溪窑等几处较早的青瓷窑场, 窑具相对比较简单, 以垫柱、垫圈为主, 如泾县琴溪窑发现的刻“宣”字款的垫柱 (图二) 。碗盘类则多采用泥点垫烧法, 在底部见有5至7个泥点支垫痕迹, 与唐代越窑的风格接近。之后, 泾县窑头岭窑开始出现漏斗形匣钵, 繁昌窑则大量使用漏斗形匣钵[23]110。匣钵装烧不仅可以防止窑炉内的窑灰粘到瓷器釉面, 也可保持匣钵内温度的相对稳定, 保证瓷器烧造的质量。漏斗形匣钵在唐代已经出现, 最早流行于太行山东麓地区, 晚唐时期定窑即采用此类匣钵, 五代时期传入长江流域的繁昌窑等窑场[23]62, 这说明宣州窑在五代、北宋以后受到了北方制瓷技术的影响。

  3.胎釉特点宣州窑窑场大致可分为两类:一类以烧造青釉瓷器为主, 属于南方青瓷系, 如宣城市山岗窑、小河口窑, 泾县琴溪窑、窑头岭窑 (少量烧造青白瓷) , 芜湖县东门渡窑, 铜陵市狮山嘴窑, 产品胎质较粗疏, 胎色微泛红, 大部分器物施半釉, 釉色青中微泛黄 (图三) ;另一类专门烧造青白釉瓷器, 胎土较为白细, 釉面更为匀净, 工艺明显更为讲究, 如繁昌县柯家冲窑和骆冲窑, 自五代时期开始烧造青白釉瓷器, 被认为是青白釉瓷器的起源地, 著名的景德镇窑青白瓷就是对繁昌窑青白釉瓷器的继承与发展[12] (图四) 。宣州窑的青白瓷是在学习借鉴北方白瓷技术的基础上产生的, 由于南方瓷土含铁量高, 难以淘洗出洁白的黏土, 最终才烧造出介于白瓷与青瓷之间的青白瓷, 成为中国陶瓷史中的一个重要品种。

  4. 装饰风格宣州窑瓷器的主要器型有碗、盏、钵、盖盒、执壶、熏炉等。其中青釉瓷器多为素面, 有花口、出筋、瓜棱等几种造型装饰。彩装饰方面, 宣城山岗窑、铜陵狮山嘴窑生产的青釉点褐彩瓷独具地方特色, 是一种在青瓷基础上的创新。如望江县出土的一件青釉点褐彩执壶 (图五) [24]62, 原认为是唐代长沙窑产品, 直到宣城山岗窑被发现后, 才明确了其真正的产地。宣州窑青白瓷则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青釉瓷器的风格特点, 如盘口执壶、喇叭口执壶的造型, 执壶柄部的竖条纹装饰等, 但较之更为丰富, 出现了少量刻划花装饰以及较为少见的镂雕技法, 安徽博物院收藏的一件繁昌窑青白釉刻花镂空炉 (图六) [25]73就是其中的典范之作。

  总体来看, 宣州窑创烧于晚唐, 兴盛于五代至北宋时期。晚唐时期, 宣州窑的窑场主要分布在今宣城市东北部水阳江流域, 代表性窑址有山岗窑、小河口窑, 烧造青瓷、青釉点褐彩瓷等品种, 器物基本为平底、实足, 窑具比较简单, 以垫柱、垫圈为主。五代时期, 宣州窑场扩大到泾县琴溪, 繁昌骆冲、柯家冲等地, 不仅烧造青瓷, 还创烧出青白瓷, 出现了匣钵等窑具。北宋时期, 宣州窑场进一步扩大到泾县窑头岭、芜湖东门渡等地, 开始使用漏斗形匣钵等窑具, 但产品质量和烧造工艺并未取得明显进步。南宋以后, 受周边地区特别是景德镇窑、龙泉窑的冲击, 宣州窑渐趋式微, 产品数量和质量都明显下降, 最终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走向衰落。

  宣州窑持续烧造时间长, 胎釉及装饰特色明显, 对于我国陶瓷烧造制度及陶瓷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。由于出土资料较少, 加之研究水平有限, 本文只是对宣州窑瓷器做了初步探讨, 相关问题如“宣州官窑”戳印款四系罐的发现与古代官窑制度的联系, 繁昌窑在青白瓷烧造方面对江西景德镇窑的具体影响, 等等, 都可以作为宣州窑未来进一步研究的方向。到目前为止, 宣州窑大部分窑址尚未经过科学发掘, 对其全貌的把握, 仍有待于宣州窑窑址发掘工作的全面展开。

  [1]蓝浦.景德镇陶录[M]//熊寥, 熊微.中国陶瓷古籍集成.上海:上海文化出版社, 2006.

  [2]黄矞.瓷史[M]//孙彦.古瓷鉴定指南:三编.北京:北京燕山出版社, 1993.

  [4]谭其骧.中国历史地图集:第5册[M].北京:中国地图出版社, 1982.

  [6]曹德赞.繁昌县志[M]//中国地方志集成.南京:江苏古籍出版社, 1998.

  [7] 余谊密.芜湖县志[M]//中国方志丛书.台北:成文出版社, 1970.

  [8] 李士元.铜陵县志[M]//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.明嘉靖四十年.复印本.上海:上海古籍书店, 1962.

  [9] 葛召棠.安徽省博物馆在皖南进行历史文物的调查、征集工作[J].文物参考资料, 1954 (12) .

  [11] 王业友.繁昌窑窑址调查纪要[M]//安徽省考古学会,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.文物研究:第4期.合肥:黄山书社, 1988.

  [12]阚绪杭.繁昌县骆冲窑遗址的发掘及其青白釉瓷的创烧问题[J].文物春秋, 1997 (增刊) .

  [13]杨玉璋, 张居中, 李广宁, 等.安徽繁昌县柯家冲瓷窑遗址发掘简报[J].考古, 2006 (4) .

  [14]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, 繁昌县文物局.安徽繁昌柯家冲窑遗址2013-2014年发掘简报[J].文物, 2016 (3) .

  [15]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, 繁昌县文物局.安徽繁昌骆冲窑遗址2014年发掘简报[J].文物, 2016 (3) .

  [16] 李广宁.琴溪古陶瓷窑址调查初记[M]//宣城地区考古学会.宣州文物.宣城:宣城地区考古学会, 1984.

  [17] 汪庆元.泾县的古宣州窑址[M]//安徽省泾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.泾县史志资料选编:第一集.泾县:安徽省泾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, 1987.

  [18]谢小成.芜湖县东门渡唐宋陶瓷窑址的调查:兼议“宣州官窑”[J].东南文化, 1991 (2) .

  [21]杨玉璋, 张居中.宣州窑及相关问题研究[J].广西民族大学学报:自然科学版, 2007 (1) .

  [23]黄义军.宋代青白瓷的历史地理研究[M].北京:文物出版社, 2010.

  [24]张柏.中国出土瓷器全集:安徽卷[M].北京:科学出版社, 2008.

  [25]安徽省博物馆.安徽省博物馆藏瓷[M].北京:文物出版社, 2002.


双色球,双色球开奖结果
双色球